快速导读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清明祭【不曾忘记你】:致敬!我的战友!斯人已逝,精神长存,未来我们依然风雨兼程~
点击量: 来源:杭州市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8-04-04   发布部门:警察公共关系处


张叶良


张碧珍

站在墓碑前

看着父亲的照片,许久不语

十四年前

身为刑警的父亲被歹徒连刺三刀

壮烈牺牲

……


十四年后

她一身警服站在父亲的墓前

生命似乎完成了一个奇妙的轮回

这十四年里有多少难过多少艰辛

都不要再提

……


上梁酒吃到一半

父亲被一个电话叫走

再也没有回来

东郊陵园,走过一段长长的台阶,右拐进一条小路,就是张碧珍父亲的墓。墓碑很朴素,唯一不同的是,遗照里的男人一身警服,目光温和自带英气。

张叶良,原萧山分局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兼特别行动队队长,革命烈士、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牺牲时年仅42岁。

2004年1月4日,17岁的张碧珍刚上高中,姑婆家办“上梁酒”,邀请他们一家三口去吃酒,喜气洋洋的上梁酒还没开始,父亲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急匆匆离席而去。

“单位有点事情,我要赶紧过去。”

张碧珍至今清楚记得,那是下午4点多,天还没黑,寒风萧萧,有些刺骨。当时,她和母亲并不觉得奇怪,她们早就习惯了,当警察的这个男人,吃饭吃到一半被叫走,旅游玩得正开心被叫走,一家门子团聚时被叫走。那一天,被叫走的父亲,再也没有回来……


父亲是怎么牺牲的

她从来不敢问

那天下午,父亲走后,吃完饭,母亲回家,她去上晚自习。下课后,她去了父亲的单位。可是左等右等不见父亲,觉得有些不对劲,再看看周围那些叔叔阿姨凝重的表情,她察觉出了异样。

“我爸爸怎么了?去哪里了?”她反复追问。

和父亲的最后一面是在手术室里,她没敢靠近,只记得医生宣布“抢救无效”,母亲崩溃哭倒在地……

17岁的张碧珍没有哭,她愣愣地站着,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像个梦一样啊。”扫墓那天,她对我涩涩一笑,抿了抿嘴:“我现在还觉得在做梦,他没有离开,只是去出差了。”



回来搜索那年的新闻报道:2004年1月4日,萧山警方抓捕两个涉嫌非法拘禁的嫌疑人,在抓捕过程中,嫌疑人忽然掏出凶器,冲在最前面的张叶良被刺中三刀,三个辅警也不同程度受伤。两个嫌疑人趁乱逃跑,张叶良捂着喷血的伤口一路追赶,从四楼追到一楼大厅,直到摔倒在地。在意识模糊前的最后一刻,他用手机拨通了守在门口队员的手机,这是他生命中打的最后一个电话,但他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陷入昏迷……张叶良被同事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牺牲。


十四年来

在母亲面前从来不提父亲

“他没有给我留一个字,我就当他还活着。”很长一段时间,张碧珍在和自己较劲。父亲离开后,按照老家的习俗,他的衣物、日常用品都被一起烧掉了,留下为数不多的几张合照、他从警期间获得的荣誉证书和奖章,以及一套警服,都被锁进柜子里。



清明之前,张碧珍打开柜子,发现父亲的奖章和警服一尘不染,她猜测,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母亲可能细心打理过。



再回想这些年,她故意不提父亲,母亲似乎也没有提过,每天照常照料家里,忙里忙外。不再提起,不意味着忘记。


他喜欢给我拍照

他说过带我和妈妈去香港

张叶良以前是村长,因为热爱公安事业,通过社招进入公安系统,当了一名民警。受他的影响,张碧珍从小也有一份警察情结。她最爱看香港的警匪片,《陀枪师姐》、《法证先锋》。

“我爸还喜欢给我拍照,只要一家人出门,他必定背着相机。小时候我的相册有厚厚几大本,他走了以后,我就很少再拍照了。”

“他还说带我们全家人去香港旅游,他知道那是我一直好奇和向往的地方,香港警匪片看大的嘛。”

张碧珍说,自己有时候也在想,如果父亲没有去当警察,生活又会是什么样:“也许我们一家人会过得更开心,也许妈妈不用那么辛苦,也许……”

她忽然停住了,看向自己的警服。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2010年,张碧珍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毕业照里,一身警服,英姿飒爽。

“我爸没说过让我也当警察,但他也没说过,不要当警察。”

对警察这个职业的复杂情绪,经过十四年沉淀和深思之后,逐渐清晰。

大家都说女承父业,完成父亲遗愿,她不置可否,其实是自己骨子里有种特殊感情,说不清楚。



她把这种“说不清楚的感情”贯彻得很彻底,自己成了萧山公安国保大队的一员,找了个男朋友,也是警察,后来这个警察男朋友成了丈夫。

身兼警察、警嫂两个角色,时至今日,她才真正理解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也许是想和父亲说一些来不及说的话,她每次来祭奠父亲,都会穿上警服。阳春三月,东郊陵园的樱花开得正盛。

张碧珍俯下身,仔细擦拭着父亲的墓碑和照片,阳光照下来,肩上的警徽折射出光芒,一闪一闪的,亮得耀眼。


莫永伟


丈夫走前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

如今女儿也将穿上警服

一大早,张海燕买了菊花和一些水果,准备在家里祭奠丈夫。按照老家的习俗,三年之内,她都不能去墓前看看老莫,扫墓的事情,只能让亲属代劳。



2016年1月5日,50岁的老莫因为突发急性白血病,走了。

老莫名叫莫永伟,生前是余杭公安分局乔司派出所的社区民警。

“他走得太突然了,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老莫的妻子张海燕说,老莫是个很乐观的人,2004年10月从部队转业回来,老莫原本并不打算当民警,他已经在外漂泊多年,转业回来,想多些时间陪陪家人。不过,缘分使然,老莫被分配到了公安机关。

张海燕洗好一盘苹果,摆放在老莫的遗像前,又回房拿出一大叠老莫生前的荣誉证书,“他是个认真的人,既然安排了,就要把事做好。他经常说,自己脱下军服,穿上警服,这是一辈子的责任。”



平时,老莫要办案、要走访,他干的最多的,是协调、调解工作。

老莫性格沉稳,待人真诚,接到手的案子,十有八九都能调解好。领导经常夸他,说只要有他出马,没有办不好的事情。

张海燕擦拭着老莫的遗像,眼圈红了。



2015年底,老莫很忙,那段时间,他隐隐觉得牙疼,但因为工作走不开,一直没去医院看。他没把这当成件大事,跟妻子说,熬些粥喝就好了。 直到2017年初,他一直没有好转,身体疲乏得连路都几乎走不动了,才自己开着车去了医院。

中午,张海燕接到他的电话:“你要不回来一趟?我可能要住院。”

那时候,他还不肯把实情告诉家人,检查化验的单子,都被他藏了起来。

住院那几天,老莫还和张海燕开玩笑,说自己没法到一线干活,以后只能做后勤了。那时候,他对自己的病情还很乐观。

然而,很快,老莫发起了高烧。

张海燕用热水帮他擦身子,可没有用,第二天,老莫烧退了,却说不出话了。他甚至没能熬过那天晚上。

老莫走后,原本在浙江海洋学院读书的女儿放弃已经读了2年的学业,报考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聊起了女儿,张海燕才有了一丝宽慰,“你们来看呐,我女儿跟她爸爸真的很像。”她翻开相册,拿出老莫生前跟女儿的合影,手机里是女儿穿着警服的照片,她喜欢摆在一起看。


“妈妈,我知道做警察不容易,我会坚持下来的。”女儿常跟她这么说

女儿要做警察,张海燕很心疼,但她支持孩子的决定。



她说,女儿性格就像爸爸一样,乐观坚强,她相信,女儿今后一定也会是个好警察!


汪霞平


倒在岗位前的最后15分钟

他一直在搜寻案件线索

四月初的下午,王菲去学校接回女儿,操场上的阳光正好勾勒出母女俩轻快的身影。她疼爱地看着女儿,孩子的笑,抵得过这春风十里。清明将至,时光虽然会抚慰伤痛,但依旧会在某个节点,回放那些不忍回看的定格。

王菲心里想着,都快六年了,老汪走的时候,女儿敏敏才3岁.......



2012年7月6日,午后的杭城骄阳似火,气温咄咄逼人。自5月底以来,一直在电脑前查看分析监控录像的武林派出所民警汪霞平,像往常一样打开回放软件,与同事商讨案件。视频播放的是一段5分钟视频。几天前,辖区发生一起路面抢劫案件,为尽快查破案件,汪霞平一路追踪,调取了案发地周边数十段监控资料,长达10小时的监控视频,他反反复复来回看了数遍,从中分析后厘清了一些重要线索。

14点45分左右,汪霞平办公室传来“啊”的一声呼叫,不知何故的同事们迅即赶过去,汪霞平瘫坐在椅子上,双眼紧闭,表情十分痛苦,他的电脑屏幕定格在那段视频的最后一格画面……



经医院组织的权威专家诊断,老汪患的是自发性颅内出血,起病突然,病势汹汹,出血量超过100CC,也就是俗称的“脑疝”,没有手术的机会......

老汪病倒后,所里的女同事们在他的办公桌上铺满了花篮和亲手折叠的千纸鹤,她们坚信:老汪一定能带着那招牌式的笑容,再次回到她们身边。



7月14日清晨,同事们用老汪收集到的案件线索一举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同事们用耳语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病床上的老汪。抢劫案的受害人小彭从朋友那里听说汪霞平就是侦办自己这起案件的民警后,噙着泪到医院看望了这位素未谋面的好警察。

7月20日上午9点25分,经过历时15天的救治,汪霞平终因病重经抢救无效后牺牲,享年50岁。



王菲至今还记得,自从2005年经朋友介绍和汪霞平认识以来,就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有的是常常在期望中无奈地望着汪霞平匆匆去单位加班的背影。

结婚前,汪霞平向王菲承诺,度蜜月时两人一起到外地旅行。可到了2009年匆匆办好婚事,汪霞平一句“等破了这个案件再说”让蜜月旅行成了水中月。可案子真是破不完啊,汪霞平全身心扑在破案上,分身乏术,只好不停地向妻子道歉。

不久,女儿呱呱落地,王菲一人照顾女儿,家务又多,出去旅游成了奢望。在这期间,汪霞平破了轰动杭城的几起大案,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这奖章多少弥补了妻子心中的遗憾。

 “等破了这个案件再说”,这似乎成了汪霞平的口头禅。为了工作,他实在太累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六年

当年的痛彻心扉

已经渐渐获得平复



王菲在图书馆工作,在淡淡的油墨气息里,打发着宁静而平和的日子。女儿已经懂事,偶尔还会提起爸爸,看看爸爸的照片。


张勤


但愿你在那里,再没有辛劳

十二年,时光清浅,生者安然

沈群红给丈夫张勤墓上放上百合花,动作很轻。12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穿着工作服来扫墓,儿子宽宽在广东上大学,不能赶回来看爸爸了。她看着墓碑上那张熟悉的照片,欲言又止......



2006年1月7日上午8时许,桐庐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民警张勤,在连夜值班并接处警158起后,被发现倒在指挥中心的卫生间里。上午11时16分,经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全力抢救无效,张勤永远离开了他心爱的岗位和令他愧疚的家人,经过初步诊断,张勤是死于心源性猝死,劳累是主因。



张勤去世后,经组织协调,沈群红被安排到桐庐县局交警大队公安综合窗口,主要负责交通车管业务的驾驶证、行驶证制证工作。虽然不是正式在编的民警,她依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平静而安心。甚至在潜意识里,能接近丈夫生前工作过的地方,或许也是一种慰籍。



平时工作,她尽心尽职、任劳任怨,全心投入繁杂的窗口工作,用真情和热情服务好办事群众。平均每天要完成80余本制证的工作量,未发生一起差错。参加公安窗口服务工作以来,两次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

墓地飘起了小雨,沈群红仔细擦拭着墓碑上的照片。陪她一起来的,还有桐庐县公安局的几个年轻民警,脱帽,默哀......山上是青松绿柏,千峰翠色......




上一篇:
下一篇:
涉及网络犯罪报警
网上110报警
版权所有 杭州市公安局 地址:杭州市华光路35号 邮编:310002 总机:0571-87280114 网站地图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09021271号-6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002号 网站标识码:3301000032
技术支持:杭州集广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使用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